招商加盟热线:

2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歼-20S来了_风闻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1-05 12:27

html模版歼-20S来了_风闻

近日来,网上盛传歼-20双座型的图片。比照歼-10S和歼-11BS,这应该命名为歼-20S了。应该说,歼-20S的传说已经很久了,各种印象图、设计图也层出不穷,但歼-20为什么需要有双座型,各种分析似乎都指向控制忠诚僚机,但又不全面。歼-20S代表了战斗机思维性的转向。

网传的歼-20双座

战斗机有双座型很久了。二战及之前的例子就不去多说了,战后第一代喷气战斗机的操控与螺旋桨战斗机完全不同,性子也比较暴烈,即使有经验的飞行员也需要同型战斗教练机进行换型训练,才能飞单座。不过这时说是战斗教练机,实际上没有战斗能力,或者只有有限的战斗能力,主要是教练机。

战后第一代的F-86就有同型双座的TF-86

进入70年代,大局面依然如此,著名的“十系列”在设计的时候就有同型战斗教练机,但这时大多有大体相当于同型单座战斗机的战斗能力了,真正是战斗教练机了。

“十系列”里都有双座同型战斗教练机,这是F-16D

歼-10S也是双座同型战斗教练机

例外的是F-14,没有单座机,全部是双座,但后座不是教官座,而是雷达操作员座。这是因为F-14的雷达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操作也最复杂,需要专人操作,才能发挥出全部功能。另外,海军对战斗机以一当十十分强调,后座飞行员加强对后半球的观察,在实战中证明非常有用,所以F-14在一开始就是双座的。

F-14全部是双座的,没有单座。这是在做变后掠翼机构故障后的飞行安全试验

进入90年代,出现了另一个特例:F-15E。对地攻击从来都是双座为主,飞行员专心飞行,不仅确保贴地飞行的安全,也即使闪避地面防空火力的拦截;另有专职的武器系统员,负责观察两侧、掌握态势。武器投放的职责在飞行员和武器员之间变来变去,倒是没有一定之规,也各有好处。飞行员执行武器投放的话,飞行与投放完整结合起来,这对需要人工瞄准的时候是必须的;武器员执行武器投放的话,飞行员更加专心飞行和规避防空火力,武器员专心武器瞄准,这对离轴制导武器时代很实用。但F-15E把战斗机和攻击机整合为一体,真正做到空地兼优。作为空战战斗机时,双座的F-15E相当于双座的F-14,不管是视距外空战还是视距内格斗,都显示出强大实力。作为攻击机时,双座的F-15E完美取代了F-111(说是战斗机,实际上是战斗轰炸机,或者说是勉强有战斗机能力的攻击机)。应该指出的是,F-15E的后座具备操控飞机的能力,乐橙体育平台,在超长航时任务时,前后座飞行员可以轮流操作,但前座飞行员是主要的飞行员,后座武器员在大部分情况下并不具有飞行员资质,所以双套操纵在大部分情况下只是摆设。

F-15E是第一种真正的双任务战斗机,将空战战斗机和攻击机完美地整合为一体

F-18D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更多地作为战斗轰炸机使用,原因与F-15E相似,但图中这架是芬兰空军的,还是作为同型战斗教练机使用

俄罗斯也不甘落后,从苏-27研发了双座的苏-30。但苏-30的沿革很复杂,要从苏-27开始。苏-27在研制时,像“十系列”一样,有双座的同型战斗教练机苏-27UB。苏-27是划时代的,但在一开始也是留有遗憾的。由于极端减重,苏-27的结构强度不足;电子技术的限制也使得最初的苏-27S在武器系统方面大大落后于同时代的F-15C。苏霍伊在苏-27S刚投产时,就转入深度大改的苏-27M的研制,一方面利用从原始设计到投产中新获得的经验,在控制重量的同时大大加强结构,另一方面在电子技术方面赶上时代。但苏-27M生不逢时,碰上苏联解体,夭折了。

由于中国的需求,共青团城大量采用苏-27的经验和技术,推出苏-30MKK,大大提高了结构强度,提高了最大起飞重量,也加强了电子系统,但还没有达到苏-27M的目标水平,属于过渡水平。另一方面,在印度需求的支持下,伊尔库茨克利用苏-33的鸭翼,结合推力转向,用苏-27UB推出苏-30MKI。共青团城本来是苏-27S单座的定点厂,也是苏霍伊设计局的主干厂,伊尔库茨克本来是苏-27UB双座的定点厂,在各谋生路的90年代,这样的分道扬镳有其历史的必然。苏-35S是从MKK的结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先进单座型,整合了更多苏-27M的目标技术,并深度现代化了,可以看作迟到的苏-27M+。由于高度自动化,单座就够了,节约重量和系统复杂性。

苏-27UB是苏-27S的双座战斗教练机

苏-30MKK属于第二代苏-27

苏-30SM是苏-30MKI的俄罗斯空军的全国产化自用版,MKI用了一些欧洲的电子设备

苏-35S是苏-30MKK的深度现代化的单座版

中国对苏-30MKK空地兼优的性能深感满意,但对于已经过时的电子系统不满,也需要与国产数据链、主动电扫雷达等整合。歼-16是从歼-11BS发展过来的,歼-11BS则是从苏-27UB发展过来的,但歼-16在研制时就考虑了苏-30MKK的补强经验,结构加强,起飞重量提高,而且没有了歼-11B用复材机翼但还要加配重才能解决颤振问题的尴尬。歼-16属于第二代歼-11,在结果上对标(但不等同于)苏-30MKK,但在航电和武器系统上对标(但不等同于)苏-35S,正在成为中国空军“新三剑客”中的重磅剑客,在台海威震敌胆。

歼-16已经成为台海的“老面孔”

双座战斗机的另一个分支是电子战飞机。电子战飞机的关键在电子战,而不是飞机,飞机只是搭载电子战系统的平台。飞行员还要监管高度复杂的电子战,只是勉为其难了,所以战术电子战飞机都是至少双座的,较早的EA-6B更是四座的。EA-18G以双座的F-18F为基础,具备EA-6B的全套能力甚至更多,但具有战斗机的速度、机动性和生存力,不仅可以深入敌后执行进攻性电子战,还有在遭到敌人战斗机缠斗时候自卫和摆脱的能力。这是空中电子战的划时代之作。电子战飞机除了掩护攻击机群和对敌人防空系统实行区域压制外,还有其他特别的用处,如用电磁干扰压制遥控炸弹,EA-18G在阿富汗经常用于为车队开路;还可用于“区域击落”遥控的蜂群无人机。中国的歼-16D在理念上与EA-18G相似,但飞行性能更加强大,这也是在双座的歼-16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海军的歼-15S一直有传说,但歼-15D是确认的,也是双座。

EA-18G在外观上与双座的F-18G差不多,但这是划时代的电子战飞机

理念相似的歼-16D名至实归地成为2021年珠海航展的网红

进入隐身时代后,几个因素使得双座战斗机淡出了:

1、可重编飞控特性的数字电传飞控使得先进教练机可以可靠地复现战斗机的一般飞行性能,换型训练不必用同型双座了

2、高度自动化取代了后座飞行员的大部分功能,甚至可在超长航时飞行中作为“巡航控制”部分代替飞行员执行简单飞行段的一般操控

3、高度自动化也使得雷达、火控、态势监控不再依靠后座飞行员

由于这些原因,F-22、F-35、苏-57都没有双座,歼-20在很长时间里也没有双座。但时代变了。

F-22(上)、F-35(中)、苏-57(下)都只有单座的

歼-20在很长时间里也只有单座

F-22、F-35、苏-57、歼-20都是为经典意义的战斗机空战而设计的。也就是说,一对一或者多对多的战斗机之间的空战是设计基点。但现代空战已经不再局限于这样的经典空战了。

忠诚僚机的出现,使得战斗机具有“领机”潜质,指挥无人的忠诚僚机对敌机或者地面目标群殴,这需要双座的后座来指挥、协调。但这不是全部。

战斗机空战已经从骑士式的对砍演化到步炮协同的体系作战。比如说,携带大量中远程空空导弹的重型战斗机(如歼-16)就起到炮兵的角色。在这样的情况下,隐身的歼-20就不一定要冲锋陷阵,而是穿针引线,担任火力引导的角色。这对大批非隐身战斗机、低隐身大中型无人机入侵的情况特别适合,或者用于拦截大量巡航导弹的情况。这也需要双座的后座来指挥、协调。

隐身的双座歼-20还可以担任“隐身歼-16D”的角色,这不会是长时间的扰乱式电磁压制,而是隐蔽接近敌人的防空雷达,突如其来地用大功率电磁攻击实行物理破坏,功率密度与距离平方成反比,近距离是有奇效的;或者直接用反辐射导弹打掉。这既可以是为攻击机群打开通道,也可以是“日常”的扫清电磁战场的作战行动,确保全时、全空域的空中行动自由。大功率的抵近电磁压制也可以用来扰乱空中的敌机机群,为友机争取战机。

这些只是歼-20S的作战使用的粗浅设想,未来还会有更多。

从一对一的独行侠到体系核心,这才是歼-20S的真实意义。

相关的主题文章: